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

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

最近“币圈”的巨幅涨跌算是成了社会新闻,也不知道多少人在“技术性调整下”赔光本钱,然后走上了天台……而与它关联性很强的“区块链游戏”和“非同质化代币”(NFT),或多说少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关注。

如果要做个特别不考究的解释,NFT 就是游戏里的道具,不过借助了一些技术手段来保证唯一性(数字产权)。而区块链游戏是生成这些特殊道具的温床,你可以很轻松的在二级市场把道具兑换成加密货币。至于更详细的解释,可以通过超链接看我以前写过的东西。

《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》

《迷恋猫》

机缘巧合之下,我趁着香港设计中心举办的“设计智识周”活动,联系到了《迷恋猫》背后 Animoca Brands 公司的联合创办人萧逸。想看看他对区块链游戏和 NFT 有什么更深入的看法,或者是否能够排除一些大众的成见。

Animoca Brands 是一家很有趣的公司,虽然他们的业务以开发和运营区块链游戏为主,但仍然会发行一些传统主机游戏,因此可能对两者之间的区别更清楚。

在萧逸看来,区块链游戏与传统游戏的不同之处在于:区块链游戏中的道具可以是 NFT,这些数字资产真正为玩家所有,可以通过它们获得相应的利益。另外,这也有助于平衡游戏发行商(拥有与游戏相关的所有资产)和游戏玩家(只是游戏内容和体验的使用者)之间不平衡的权利关系。

将区块链应用于游戏,游戏资产不再局限于某发行商集中控制的“围墙花园”之内,玩家可以将他们的 NFT 用于任何支持 NFT 的游戏中,且合法地在二级市场买卖和交易(不受限于游戏发行商设立的条款和条件),或用于自己的收藏。

毕竟虚拟游戏道具市场的价值在 2020 年就已经达到了 1000 亿美元,在 Animoca Brands 旗下一款名为《F1 Delta Time》的赛车游戏中,也确实有每月赚取几千美元的用户。

《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》

《F1 Delta Time》

萧逸的论述其实引出了三个问题:区块链游戏如何解决玩家和游戏公司间的不平衡关系;区块链游戏中 NFT 的价值体现在哪;它到底是算“投资工具”还是如传统游戏一般的“娱乐产品”。

关于玩家和游戏公司间的不平衡关系,我们不妨从《魔兽世界》的一则条款入手:

“暴雪拥有《魔兽世界》游戏及其副本(包括但不仅限于游戏名称、计算机代码、主题、物品、角色、角色名、故事、对话、流行语、场景、概念、美术作品、动画、声音、音乐、音效效果、故事情节、人物造型、运行方式、相关文档、向运营方或暴雪所提供的个人信息数据(包括但不仅限于账号数据、客户服务历史、聊天室脚本、角色信息、游戏内的游戏记录,以及包括您账号内的游戏角色与物品在内的其他全部相关信息)的全部权利、所有权以及知识产权。”

用大白话来说,暴雪只是把游戏租给你玩。无论你是在游戏中充了几十上百万的煤老板,还是靠着低买高卖屯了一大批物资的倒爷,只要运营方/开发方随意改几行代码,亦或是卷铺盖跑路,玩家的资产一夜之间便会被席卷一空。尽管这在国内很可能被法庭判决为无效条款,但却是个非常普遍的做法。

《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》

从萧逸的角度来说,他显然比较反对这种行为:“简而言之,我们相信区块链游戏将打破目前游戏产业的现状,通过 NFT 为游戏玩家带来数字产权,将游戏业从租赁经济转向拥有真正的所有权。”

因为 NFT 属于玩家而不属于公司,可以在任何其他支持 NFT 的区块链游戏或服务中自由使用它们,无需原始游戏或 NFT 开发商和发行商的批准。例如,在《Kotowars》和《KittyRace》等第三方游戏中,玩家可以使用他们在《迷恋猫》中的 NFT(虚拟猫咪)。

好比你买了一台无人机用来拍照,但是你也可以拿这台无人机去参加一些第三方机构的飞行竞赛,无人机的制造商没有权利不让你做这些,因为你是无人机的所有者,这跟拥有 NFT 是一样的道理。

所以萧逸认为,在价值方面,实用性(而非投机)是 NFT 的真正核心:

“媒体常常提及 NFT 的高价格,导致不少人将 NFT 视作一项投资。我们认为从大众视角过分强调 NFT 的高价有所误导,NFT 的性质实际上与任何实体物品是一样的,名画《蒙娜丽莎》或者一幅毕加索作品可以卖出天价,但其他大部分实体物品并非如此……

我们就以酒为例。名酒收藏专家会购买特定的酒款用于投资,但这是少数人。大多数人买酒是为了饮用和享受,而不是为了投资。NFT也是如此:人们购买 NFT 是为了使用和享受。如果购入的 NFT 将来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,那是额外的加分项,但不应成为人们购买 NFT 的主要目标。”

至于有人愿意花几十万、几百万去买一张 GIF 或是一条推文,一部分原因可能纯粹只是为了投资获利,但是大多数人是为了 NFT 的历史意义及其所附带的感知价值。例如推特的第一条推文这个案例中,出售的是一个独特的历史时刻,决定其价值的,将是它的买家以及那些希望拥有这个历史时刻的人:

“多数情况下,我们只需要两个个体来确定一件物品的价值 —— 买方和卖方。但是不管这件物品是实体的还是数字化的,很难来判断它是否值得收藏。

实际上,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会收藏一些在别人看来似乎没有什么价值的物品,并持续保存它们。例如,你的结婚戒指可能不贵,但它对你来说却是极其特别的,因为它代表了你和爱人的美好回忆。在你心目中,它有很高的价值,是你想留给后代的物品,他们也会非常珍惜,因为这是你的结婚戒指。”

不可否认的是,有一部分投机者玩区块链游戏就是为了赚钱,但萧逸觉得那只是其中一个附加价值,我们不应该借此就把区块链游戏当成投资工具:

“收藏美酒和艺术品是娱乐还是投资?两者兼有之。收藏的热情很可能带来回报,但是这并非每一位美酒或艺术品收藏者的最终目标,他们中不少只是为了爱好而收藏……

事实上,区块链游戏中的大多数道具都是 NFT,它们在游戏中肯定具有实用性 —— 因此它们具有使用价值。 例如,我们的区块链游戏《F1 Delta Time》中的所有道具,包括赛车、车手、赛车部件、车手装备和比赛环节,都是 NFT,它们可以应用于《F1 Delta Time》的各种模式中。”

《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》

《F1 Delta Time》

萧逸也承认《迷恋猫》属于实验性质的作品,游戏中的虚拟猫咪作为 NFT,并没有做得十分全面(仅能用来繁育下一代猫),因此可能会让人觉得“没有价值”。而在设计《F1 Delta Time》或是《The Sandbox》这种有不少房地产相关玩法的游戏时,他们提供了实际收入和产权的特性,带来更全面的游戏体验。归根结底,区块链游戏的重点也是落在“游戏”两字上。

《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》

《The Sandbox》和雅达利也有合作

正如我过去抱有的一些疑虑,在他看来,2021 年的第一季度,人们见证了 NFT 的高价位以及紧随其后的价格下跌,然后做出结论:这是一时的投机热潮而已。而这是绝对错误的。NFT 会继续存在,它们将彻底改变游戏玩家和游戏发行商之间的权利制衡,最大的挑战在于要让大众了解这一点:

“大多数人并不理解这一点,所以他们无法认识到区块链游戏的价值,但他们最终会认识到这一点。”

由香港设计中心举办的“设计智识周”(KODW)年度活动即将到来,他们邀请了包括萧逸在内的超过 50 位企业家、业界精英和创新领袖,分别来自酒店、医疗、电子商务及数字化解决方案等领域,将于 6 月 21 至 25 日会议进行期间,与全球观众共同探讨服务经济行业在疫后时代的发展趋势。

所有实时直播论坛将于 6 月 23 日及 24 日举行,如果诸位感兴趣的话可以通过官网注册,届时观看直播。

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"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”的相关文章,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,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!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!

小柚财经QQ专线:334026(带你加入更多行业交流群)
小柚财经微信公众号:搜索【今日币有约】关注即可

文章标题:“币圈”和投机热潮之下的区块链游戏,该不该算游戏?
文章链接 :http://www.chaogu886.com/index.php/2021/06/17/14095/
小编申明: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,均由互联网整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